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罪恶子弹击中和平之邦的领袖——帕尔梅

来源:泸州新闻网  日期:2020-07-21  阅读:

  1986年2月28日,星期五。这一天不仅是2月份的最后一天,也是瑞典一周的最后的一个工作日。

  清晨,帕尔梅早早起来后,便在卫队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斯德哥尔摩皇家网球馆,同与他有20多年交情的老友、现任投资银行行长的哈里?沙因打了一会儿网球。这是帕尔梅养成的习惯了,每周他都要抽出1小时的时间来打网球,而且往往都安排在星期五上班之前。

  8点55分,首相像往常那样提前5分钟进人办公室。他看了一下秘书送来的日程安排,见当天没有什么外出任务,于是就辞退了卫队人员。随后,他接受了当地一家工会报纸记者的采访。记者约格贝尔事后回忆说,首相侃侃而谈,显得非常轻松,兴致极高。席间,谈到世界形势时,首相满怀信心地说:“今年是实现和平大有希望的一年。”

  当约格贝尔格起身为坐在窗前的帕尔梅拍照时,半开玩笑地说:“坐在窗前没有风险吗?”首相似乎一下子认真起来了,他朝窗外看了一眼后说:“鬼知道外边有什么呢。”

  送走记者后,他开始审批文件,其中急需签署的是一项即将发表的瑞典、阿根廷、墨西哥、印度、坦桑尼亚六国的联合声明,声明呼吁美苏两国在举行下次首脑会议之前,暂停地下核试验。

  帕尔梅一家早在20多年前就在波罗的海的费罗群岛上租了一幢别墅,他常带着他的3个孩子前往那里休假或度周末。这一天,他和夫人莉斯贝特竟不约而同都想去看新上映的电影《莫扎特兄弟》。晚饭后大约9点左右,他们乘坐地铁前往位于首都市中心的格兰德电影院。

  雪后初晴,地上还铺着白茫茫的一层积雪,寒风凛冽,天显得格外寒冷。当瑞典新片《莫扎特兄弟》首映式于午夜11时15分结束时,斯德哥尔摩的街上行人稀少,显得格外静谧、冷清。电影院散场的人群中走出两对夫妇,一对是瑞典首相帕尔梅夫妇,另一对是首相夫妇在电影院内邂逅的瑞典白领工会领导人罗森格林夫妇。他们在电影院门前微笑着道别后,罗森格林夫妇跳上车先走了。

  首相的次子马尔腾及其女友同父母互道晩安后,也分手走了。

  走过几个街区,从通内尔加腾街走上首都主要街道之一的斯韦亚瓦根大街。这时,冷不防在他们背后的黑暗处闪出一?条人影,几步窜到离帕尔梅夫妇只有几码远的地方,朝他们的背影“砰!砰!”就是两枪。第一发子弹击中了帕尔梅的背部,第二发子弹从莉斯贝特的背上一擦击过。两人几乎同时倒在了雪地上,凶手旋即向一条小胡同跑去,顿时消失在夜色中。

  刚刚从他们边上驶过的一辆出租汽车听到枪声后嘎然止住。司机代尔斯博恩即刻通过车上的报话器首先向警方报了案,接着又向医院要了一辆救护车。另一辆过路车上的两名17岁的女孩听到枪声和莉斯贝特的呼救声,立即跳下车,跑到出事现场,她们看到遇害者呼吸微弱,立即给他按摩心脏。一名闻讯赶来的中年男子又给他做了人工呼吸。三四分钟后,警车和救护车相继赶到。当三名目击者得知遇害者就是瑞典首相帕尔梅夫妇时,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救护车立即把帕尔梅夫妇送往邻近的萨巴茨贝里医院。一颗直径为9毫米的手枪子弹穿透了帕尔梅的胸膛,打断了心脏边上的一根主动脉,造成流血过多,大约半小时后,帕尔梅在医院的手术台上停止了呼吸。

  首都的警察纷纷动员起来了,他们首先封锁了出事现场周围的一些街区,在通往郊外的一些主要公路上设置了路卡,控制了机场、车站、码头等交通要道,严格检查过往旅客。1E在外地度假的斯德哥尔摩警察局长汉斯?霍尔默在事发后不到4小时就赶回了首都,连夜分析案情。

  翌日清晨,政府召开紧急内阁会议,讨论帕尔梅遇刺事宜。与此同时,瑞典武装部队最高司令荣?伦纳特将军获悉首相通刺的消息后,立即召开了三军参谋长紧急会议,并下令武装部队全军进入战备状态,以防国内出现骚乱和外部军队乘机入侵。

  从现场勘査的情况看,刺客很可能是一名“老练的职业杀手”,整个作案过程只用了十几秒钟,在现场不留任何痕迹。在现场发现的惟一可作为破案线索的罪证,是两颗直径为9毫米的穿甲子弹。警方核査了瑞典现有武器库中的所有500多种不同型号的子弹,唯独没有发现这一型号的子弹,最后不得不求助于西德和美国,帮助进行技术鉴定。这样,这条惟一从现场获得的线索也暂时中断了。

  警方遂把搜寻的注意力转向几位目击者。

  帕尔梅夫人只是背部受了点轻伤,侦破组人员不失时机地赶到医院向她了解情况。莉斯贝特回忆说,当她当到第?-声枪响时还以为小孩在放鞭炮,她回过头来看时,第二枪也接着响了°她慌乱中未来得及看清刺客的面容,但覚得似乎有点面熟,可是怎么也记不起来是在何时何地见过此人。

  第一位目击者,27岁的出租汽车司机代尔斯博恩则说,他驾车来到市中心这条主要街道的一个十字路口时,前方亮起了红灯,他只好停车等待,这时,他看到,左边的人行道上有3个人,但他听到后面响了一枪。“我转过头来,看到一个人又开了一枪,其中一个人应声倒下,开枪者立刻转身朝一条小胡同跑去。我随即拿起车上的报话器向警方报了案,并叫了一辆救护车。”“尽管我们之间的距离还不到10米,但我仍没有看清凶手的面容。”他还看到几百米外停着一辆蓝色的“帕萨特”小轿车,车上似乎还坐着一人,等凶手上车后,车子立即开走了。

  另两名目击者是护士学校的学生、17岁的安娜和卡琳。她们听到枪声后立即停住了车。她们说,凶手身高1.80米左右,年龄在35岁至40岁之间,身穿一件深色的长大衣,头戴一顶带帽沿的帽子。

  两天后,一位22岁的肖像画画家提供了另一条线索。

  她说,出事的那天晚上,她正沿着通内尔加腾街朝着斯韦亚尼根大街走去。这时,一名男子迎面匆匆跑来。借着路灯光.她看清了这名男子的面容,其特征是:长脸型、黑头发、高鼻梁、黑眼珠、深眼窝、薄嘴唇、年龄大约30出头,不像北欧国家的人,而像是中东国家的人。根据这些特征,警方子3月6日公布了一张据认为是凶手的模拟头像。

  3月4日,警方宣布,凡提供线索能将凶手捉拿归案者奖励50万瑞典克朗。在随后的几天中,警察总部大楼里电话声不绝,人们纷纷向警方提供他们认为同案情有关的各种线索。不过,人们提供的大多数线索都是推测性的。有的说他邻居的儿子是个流氓,很有可能是凶手;有的说在他们楼上住的一个人几天前失踪了,可能是畏罪潜逃;有人说他认识-个人同模拟像非常相像,就是岁数稍大一点..

  警方把这些目击者提供的所有线索和通过其他途径获得的1万余条线索全部输入电脑,进行处理、比较、分析。瑞典全国有10万个存有所有瑞典人基本情况的数据库,移民局和海关则存有进人瑞典的所有外国人的基本情况。每个人都有一个10位数的编排号码,警方只需用儿分钟就能从电脑的荧光屏上,査出此人的岀生年月、身体特征、家庭成员以至其犯罪经历、健康状况、文化程度等情况。据说就在案发后的几天中,每天都有几百名警员守在电脑荧光屏前査看每个公民的“档案材料”。根据电脑处理后提供的信息,警方传讯了1500多名嫌疑犯。但最终由于证据不足,一名名嫌疑犯都被释放了。

  3月1日凌晨3时左右,即帕尔梅首相遇刺大约3小时以后,正在熟睡中的瑞典驻西德大使馆一等秘书彼德?

  坦杰尔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电话筒中传出一名男于的声音:“请注意听着,我们'红军派'的霍尔格?

  迈因斯突击队已杀死了你们的帕尔梅首相……”似醒非醒的坦杰尔根本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刚把听筒搁下,便翻过身去又睡觉了。直到第二天听到帕尔梅真的遇剌后,他才记起夜间的事,忙向大使做了汇报。

  帕尔梅遇刺后的第二夭上午,一个人给驻伦敦的一家国际通讯社打了一个匿名电话,声称一个叫霍尔格?迈因斯突击队的组织,前??天晩上在斯德哥尔摩大街上刺杀了帕尔梅。此人说话不紧不慢,讲一口带有北欧口音的英语。他不愿提供这次暗杀活动的任何细节和理由,只说“你可以从历史书上查到为何要逬行这次袭击的理由”便挂断了电话。与此同时,瑞典律师协会也收到了同样内容的电话。

  霍尔格?迈因斯是西德左翼恐怖组织巴德尔——迈因霍夫集团(后改名为红军派)的创建人之一,1972年6月被捕人狱,两年后因绝食死在狱中c巴德尔——迈因霍夫集团一个6人突击队,曾于1975年4月占领了西德驻瑞典使馆,扣留了12名人质,要求释放关在西德监狱中的26名成员。最终他们打死西德武官和一名经济参赞、炸毁使馆部分建筑物后试图逃路,其中一人当场被击毙,其余五人被抓获,后被引渡到西德接受审判。当时帕尔梅是瑞典首相,直接参与了处理此事。据警方分析,霍尔格?

  迈因斯突击队为对这一事件进行报复而杀害帕尔梅不是不可能的。

  另一方面,警方又盯上了常在北欧几个国家活动的-?

  个激进的地下组织——库尔德工人党。警方一位高级官员说;“我们正在全力以赴地追捕库尔德工人党的成员土耳其一家日报《国民报》报道说,库尔德工人党的三名成员已成了瑞典警方通缉的主要嫌疑犯。早在2年前,该恐怖组织就扬言要杀害帕尔梅,因为在此之前,瑞典当局大大限制他们在瑞典的活动,不让他们随便人境。有一次,库尔德工人党的9名成员试图以移民身份进入瑞典,遭到拒绝,海关移民局还在他们的护照上盖了“恐怖分子”的印章;两名库尔德人还因凶杀罪被瑞典司法当局判处无期徒刑,况且其成员均来自中东,正好是警方公布的凶手模拟像中的人物。警方把其成员列作主要侦破对象,看来是不无道理的。

  3月3日,瑞典通讯社收到,封匿名信,一个自称为欧洲国家社会主义联盟的组织声称,是他们杀死帕尔梅首相的。他们在信中说:“欧洲国家社会主义联盟已于2月28日成功地处死了帕尔梅,下一个该轮到维利?勃兰特了……我们深信,勃兰特很快将步帕尔梅的后尘成为我们的枪下鬼。”信上还活灵活现地说,处死帕尔梅和勃兰特的决定,是1985年9月在希特勒当年的活动据点、西德的贝特斯加登举行的一次年会上一致做岀的,因为他们两人在“为布尔什维克主义铺路架桥”。当时参加这次会议的有该组织来自欧洲13个国家和美国的几十名领导人。”

  从邮戳上看,信是从斯德哥尔摩以北约65公里处一个叫乌普萨拉的城中寄出的。后据西德警方提供的材料,欧洲国家社会主义联盟是一个新纳粹组织,早在1972年就扬言要杀害帕尔梅的好友、当时的酉德总理勃兰特。“纳粹”

  一词在德文中是“国家社会主义”一词的缩写。

  正当这3个国际恐怖组织声称杀害帕尔梅的时候,瑞典国内却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恐吓事件c汉斯?霍尔默是斯德哥尔摩警察局局长,乂是这次追捕凶手和调查暗杀事件的主要负责人。4月3日晚上,霍尔默夫人正在斯德爵尔摩大街上行走,-名高个子年轻男子急步走上前来,用瑞典语对霍尔默夫人说;“小心你和你丈夫的脑袋。”说完就匆匆消失在夜色中了,据霍尔默夫人回忆说,此人同模拟头像毫无两样:为了保证霍尔默一家的安全,警方派了警卫H夜守卫在他们的住处,家里人外出都有护卫人员跟随C时隔-周后,霍尔默夫人用完晚餐后,独自一人步出家门,在附近散步。这时突然从黑暗处跳出两个蒙面人来,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寒光逼人的匕首,几F就撕烂了霍尔默夫人的衣服.一边把她推到路边的-条沟里,-边厉声说道:“这是对你丈夫的最后一次警告!”随后跳上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小轿车逃跑了。据警方分析,前后二次恐吓是同一伙人所为,而且很可能就是暗杀帕尔梅的凶手。

  有人声称自己是凶手,有人被怀疑是凶手,有人进行恐吓害怕当凶手,那真正的凶手又是谁呢?

  整整3个月后,摆在警方面前的仍然是毫无头绪的10000条线索、近2000名嫌疑犯和若干人自称为凶手的国际恐怖组织,可是真正的凶手仍然在逃,无法捉拿归案警方处境窘迫,进退两难,似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人们已从悲哀中恢复过来,对警方迟退不破案感到越来越不耐烦了,舆论转而为指责、批评警方。

  人们首先指责警方在事发后没有迅速果断地釆取行动。警方没有及时逮捕当时在场的一切可疑分子,致使凶手有足够的时间逃离现场。案发后大约两小时,警察部队才开进斯德哥尔摩火车站,在此之前已有两列客车驶离了车站,其中一列还是国际客车,谁也不敢担保凶手没有在车上。再则,警方对现场的搜索很不仔细,凶手打出的两发子弹都是由过路人发现的,其中一发还是一名外国摄影记者找到的。警方在对子弹做岀初步鉴定后说,在瑞典的武器库中没有同--型号的子弹。第二天,人们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家体育器材商店发现有这种了弹岀售c另外,舆论还批评警方只把破案的注意力集中在国际恐怖分子的身上,过于相信电脑,只注意凶手作案的政治时机,而不考虑其他因素等。

  然而,警方断然否认上述指责。5月28日,正好是帕尔梅遇刺后3个月,负责破案工作的霍尔默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警方目前还握有“40条令人感兴趣的线索”,其中大多数有国际背景。他满有把握地说:“我认为,我们目前正在处理的卷宗中包括侦破这起谋杀案件的关键材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