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凡尘纷杂 莫若吃茶

来源:泸州新闻网  日期:2020-07-25  阅读:
冀南这座千年古城是座四季不甚分明的城市,春秋倏然而过,而冬夏却长久缠绵留恋。今夏仍旧暑气熏蒸,阳光炙烤着肌肤,我在高达四十度的温度里遇见了她——无有间。  “无有间”荼白三字被高悬于墨色三层小楼,墨黛玻璃窗映着蔚蓝的天空和丝丝缕缕的云层,两尊石狮守在门前,檀色门匾上是京都著名书法家丁嘉耕老师所题写的“无有间”三字,联语曰“为爱清香频入座” “欣同知己细谈心”。在这喧嚷的城市里,辟出一片清幽处。一隅搭着木质廊架,四周是印着“无有间”标志的花箱,盛放着团团簇簇的三角梅,银杏、皂角和一丛竹,圈出了一方世外桃源。她像极了缀月白胸襟簪花,着玄青旗袍的气质美人,持一柄绣着繁花与青竹的团扇,只这么素素的端立于醉花阴里,清清浅浅的静候一场缘的交际。在这般高温里,我与安静清爽的她不期而遇。  《道德经》有云: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无为之用,乃以无相无名之道体,成就有相有名之天地。我细细在口中品咂了几遍“无有间”,清幽的名字似乎裹挟着带些许茶韵的水汽扑面而来,“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想至此,我便毫不犹疑的走进她。  迎门而入,黑色大理石清凉而沉稳,没来由地一阵心安。环视一周,门口的左手边墙面写有“无有之间”琉璃色大字,三个木质茶壶依此错落,安放于阶梯状间隔排列的石雕祥云柱,抬头就是茶室“无念”。迎面是一整面茶墙,明前春尖、老班章、白毫银针等在缃色木架上分门别类,南侧墙架是各式茶杯,从品茗杯、花神杯、钟式杯到白瓷佛手杯一应俱全。南方位是两间茶室“无有”与“无尘”,被一面放有墨瓶苍枝迎客松的大理石隔开,左侧挂有“无有间” 檀色小匾,一人高的茶柱立在墙侧。站在厅间的人儿仿佛也成了画轴中的一景。  欣欣然落座于“无念”,是个五人间,绛红木桌上铺着藏蓝色茶席,白瓷莲花杯和茶具排开,煮上一壶白茶,看茶叶在水中抽芽盛放,那种时光正好的感觉随着氤氲的气息上升着,陡然而生的幸福感随着袅绕茶香沁入周身。细细品咂,清清淡淡茶香在齿间温柔缠绕,似是一双柔夷轻抚眉尖,抚平了烦杂与纷扰。配上精致小点就更妙了,让人不禁想起法国小说家马塞尔·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这样描述茶茗及茶食的碰撞带来美妙的味觉感受。“那第一口浮有屑的温暖茶水在碰到味蕾的一瞬间,一阵战栗穿过全身,茶水和蛋糕屑的结合为他带来无上喜悦。” “茶食”一词首见于《大金国志?婚姻》:“婿纳币,皆先期拜门,亲属偕行,以酒馔往……次进蜜糕,人各一盘,曰茶食”。茶食是茶事的一部分,甚至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它们之间的关系,不像可乐配爆米花,也不像啤酒配炸鸡,更像是一对两相清欢的知己。  香茗一盏,天地万物,方寸之间。颇有些“茶瓯香篆小帘栊”的意味,只一人,就生出了一屋子的清幽,一树的醉花阴。若不是通透明晰的落地窗远眺可见车水马龙,恍惚间竟以为闯入一方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东南间“无有”是间大茶室,正中是半腰高的四方绛红木桌,五把黑胡桃色太师椅环在四周,霜色莲花茶旗上布着白瓷杯和茶具,一隅处阔身圆形瓶中安置枯藕与莲花数支,高置的不规则形状白瓷瓶里横斜的花枝有着“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意味。西墙上是四副字画,巧妙地将瓷器与花鸟字融为一体。北侧挂一老者垂钓图,茶柜上的圆瓶中插着一束百合,蓝身金口的玉壶春瓶,还有缁色方格置物架上一柄绣着莲花的宝蓝色苏绣绕团扇,无不彰显着精妙用心。  西南间“无尘”也是五人室,墙上一副山水写意画,水墨荷花式茶旗上布着白瓷杯和茶具,两面落地窗外是苍翠欲滴的竹丛,窗内是郁郁葱葱的吊兰,幽静的能听到鸟儿清脆的叫声。  拾级而上,漫步茶道间,处处可见书画作品,无处不彰显出艺术气息,一入二层忽生豁然开朗之感,东侧一面茶墙,高背太师椅和带踏板的矮脚椅。沙弥观荷落地灯闲逸地立在东南间“半山”旁。西南间“半竹”六幅工整小楷,檀色木桌上茶盘里白瓷盖碗茶杯、白瓷莲花杯等一应俱全。西北间“半隐”也是五人间,迎面两幅字“识得此中滋味”“觅来无上清凉”麂皮绒藏青色莲花心经图茶旗上布着白瓷杯和茶具,明亮的落地窗映的心中一片通透明朗。  三层是一圆桌,可团坐十余人,向外开一小凉台,可手持茶杯悠然踱步于此,吹着裹挟茶香的温热夏风,与好友闲聊、远眺,眼前是一片葱茏,耳边是虫鸣鸟啭,寻得这方闲适处,远离喧嚣纷扰,自在且惬意。  最吸引我的要数二层西侧雕花格门小室一间,西南侧是一面茶墙,西侧落地窗前有矮桌一方,其上平铺宣纸,笔墨砚和镇尺木静待饮茶者诗兴大起,狼毫一挥。中央一架古筝,有着青衫女子轻拨琴弦,清淡音乐便随着指尖流淌而出,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感,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在这里“无案牍之劳形”,只消放空一切,将自己还原成自己,去真切感受几许炎凉,一处枯槁,不言红羞与绿娇。暗自里、和着琴音,煮着茶膏。在幽静清浅的时光里,提一杆枯瘦墨笔,书一阕婉诗隽词,煮茶泼墨,以文疗肌。点一盏灯,燃一柱香,温一壶茶,绕一窗月,展一方砚,研一池墨,铺一地宣,一枕诗音,落纸安然。  真真是一步一象、一室一景,移步换景、精妙雅致。用心至此。店内随处可见古韵古香,把品茶人从喧嚣的街道引入清幽的环境。城市太喧嚣,人来人往颔首而笑,静默不答语,拿起茶杯就好。在这一杯里,有无限的静心,浅啜即可,不必深究。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若是在一个有着风雪的黄昏,三两老友,一壶清茶,一花一叶,一杯一盏,细看茶叶在沸水中沉浮,鼻尖萦绕着淡淡茶香,相谈甚欢,室内一片融融,窗外白雪纷飞,时光仿佛随着雪落的速度一起慢了下来,不去管纷扰的世事,给心灵放假,确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安暇小憩。抑或是在这个沉李浮瓜的日子里,约三两好友,躲进这方世外桃源,不拘天色早晚,以时间为经,闲话谈资为纬,啜口碧色茶汤,佐以清秀点心,念各自相安无事,多好。  人生何尝不是一场修行呢?喝茶最是心境。茶叶于水波中回旋沉浮,亦如人生百味境况,上上下下起起落落。喝茶正如人生中的独处与小憩,在沉沉浮浮中,选择了清淡和超然,一种简单而优雅的生活态度。暂不闻世事,沉淀思绪,悠静才可长远,令人心境明亮,步履轻盈。回首来时路,整装再出发。  凡尘纷杂,莫若吃茶去,“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让灵魂与自己比肩而坐,擎一盏清茶,任幽香冲去了浮尘,涤荡出一个崭新的自我。  作者简介:王嘉威,河北邯郸人,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邯郸作家协会会员、成安作家协会编委。热爱写作,自工作以来,数十篇文稿见诸《人民日报》客户端、河北省共产党员网、《青年文摘》《河北农民报》《邯郸日报》《邯郸晚报》《新成安》《成安文学》《作家地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