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性

在养生馆演绎性豪情

来源:泸州新闻网  日期:2021-10-14  阅读:

在SPA养生馆演绎性豪情

莫太太过的生活是我一直向往的。从她口中可知,她除打麻将,购物,就是到我们养生馆来做SPA了。

来养生馆的女人都是穿着得体的,或许真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我觉得她们个个都是优雅女子。但是有些女人,我不羡慕。那些朝晚五的单身白领,赚得再多,不过是自己赚钱自己花,多少有点悲凉;还有就是情人,小蜜,一个个都很孤单的样子,虽然她们的男人给她们大把钱花,但是总在过年过节时陪着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儿所有来养生馆的女人,我都能一眼看出她们的身份,八九不离十。白领的表情多数是睿智的,带点高知份子的狂妄,而情人,小蜜,媚眼如丝,还会要求男按摩师提供服务。固然,养生馆除这两大类人,还有少数幸福悠闲的阔太太,而莫太太便是她们当中最幸福的一个。

有时生意不多,我会充当门童,那天恰好看见莫太太来,她身后是一辆镗亮的小车,车里模糊是一个男人的面容,还注视着她,一直目送她款款走进养生馆,那辆车子才发动引擎而去。莫太太对我微微一笑,脸一红说,我先生送我来。显然她知道我发现她与她丈夫如胶似漆,有点不自在,所以才加以解释。因为莫太太看上去已超过40岁。

这是莫太太第一次来,她爽快地办了一张年卡。莫太太小声说道:早些天打麻将,听到两位太太说,你们这里的SPA很不错,我也想试试看。你能给我推拿吗?她看着我胸前别着一个按摩师的牌子。我有些讶异,没想到她会一眼相中我。我便带她到包房里去,包房里陈设着一个很大的推拿浴缸,两张推拿床,还有一张长沙发。我将前襟开扣子的制服裙脱下,只留了一条白色的薄薄的中裤,裤子很薄,莫太太可以看到我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因为她行将也在我眼前袒露身体,所以我穿得如此,是给她一种安全的同等的感觉。

我开始帮莫太太脱衣服,见她的脸一直憋得通红,我就停住了解她衣扣的手。她便说,除我丈夫,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脱衣服。我笑了,我知道她是个荣幸的女人,一生只遇到一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娶了她。她很快一丝不挂,我看到她的身体已不再年轻,乳房已有些下垂,腋下出现了副乳,腰间还有赘肉。我让她到浴缸里面去,开始给她洗身子,我的手触及到她那开始衰老的身体,她便微微叹气,还将手伸到我的胸部捏了一下说,多好的年纪,之前我的乳房也有这么结实的。她又开始给我说她丈夫的事,从她的话里面我大约知道她的丈夫是个生意人,他很有钱也很爱她,她觉得用这样的身体面对正当壮年的丈夫实在很愧疚,所以他们性生活都只是关着灯。她说,打麻将的时候听到两位太太说这里的水疗,可以推拿任何部位,而且亲眼见到她们水疗之后容光焕发,她便忍不住来了,她又补充,她丈夫其实还不懂SPA到底是怎样让女人变美丽的,她也不想他知道。

我一边认真地聆听她的话,一边用热水清洗她的私处,她表现得有些难为情,我知道她是觉得连私处的颜色都泄漏出她的衰老了。因而我告知她,莫太太,我们这里有私处漂红。她的脸一红,我接着说,先脱毛再做私处漂红,做完之后会很漂亮的。我费了很大的工夫为莫太太做完漂红,她拿小镜子照过之后,惊讶道:真的太漂亮了,好像回到10多岁的时候。我应道,你丈夫一定会很欣喜的。她含糊地答应了1声。我问她要不要男按摩师。她起初不愿意,我说,莫太太,精油按摩在异性按摩下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再说了,你的牌友肯定也是找男按摩师的,因为来我们这里的太太没有不找男按摩师。莫太太终究同意了,我给她找来了年轻的男按摩师小赵。

自从这次以后,莫太太成了我们养生馆的常客,我想除她漂红的私处取悦了她丈夫的缘由,还在于男按摩师小赵的技艺娴熟。每次莫太太来,都是我给她洗身子,隔一段时间给她漂红,也都是小赵替她推拿。与莫太太相熟了,她的话也深入了,从她手上几克拉的钻戒,聊到他们结婚多年不育,但是丈夫还是没有去找女人,再聊到现在敢开灯与丈夫做爱,而且细致到去描绘她的丈夫有怎样的一根灵巧的舌,直钻到她心底去。我听得眼眶都氤氲出水汽,怎么她是这么幸福的女人呢?当然这里的按摩师小赵也追求我多时,但是我们都只是底层的打工一族,结合又会有甚么幸福?所以我一直在谢绝小赵。莫太太的话把我的思绪拽回来:他还一直赞叹我那里很漂亮,我就说在养生馆里一个女美容师给我做的,他说他什么时候也可以享受一下这样的养生,我便说不服务男客

干细胞治疗脑中风多少钱北京干细胞注射要多少钱干细胞疗法治肝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