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房产

男子给儿童下药后称将其点穴勒索家长

来源:泸州新闻网  日期:2022-05-11  阅读:

男子给儿童下药后称将其点穴勒索家长

男子给儿童下药后称将其点穴勒索家长

昨天,在铁营医院儿科诊室外,门可罗雀,只有一对母子在等候救治

再苦不能苦孩子,这是普天之下再明晰不过的共鸣。但在卫生服务领域,儿童医疗正堕入难堪苦境——优秀儿童医疗资源极度匮乏,无数家庭心急如焚却无号可挂无医可求。此种局面,概因北京医疗资源失衡的积弊,也因医院重医疗轻保健的现实惯性,同时还有卫生部门监督乏力,医疗机构未尽公共之义。

本报今天推出“儿科有疾——北京儿童医疗困局探因”专题报道之2,聚焦本市二级医院儿科发展令人懊丧的现实,揭露其背后深层次成因。

去年9月24日,市卫生局一纸令下,要求二级及以上医院今年年底前全部恢复儿科门诊和病房建设。

但是,近5个月的时间已过,距离“儿科令”颁布的见效期也越来越近,但各医院儿科的恢复多处于“未起步”状态。部份二级医院对此“一刀切”的新政存疑,还没有将其纳入医院的发展计划;而几家故意恢复儿科的医院则面临招不到儿科医生的窘境。

“似有还无”的儿科

2月1日,位于南三环东路附近的铁营医院仍不断有患者进进出出,人们想在过年前开点药,免得节日期间还往医院跑。

赵女士就是开药大军中的成员,在她看来,二级医院不过就是“配了医生的药房”。上午10点,她带着感冒数日的儿子来到医院,想再开点感冒冲剂。无意间,她看到专家出诊表的儿科一栏中,写有儿科专家、副主任医师黄建华的出诊信息,便欣喜地向挂号人员询问。

“该专家已经好久不出诊了”,工作人员的答复使她刚燃起的“专家梦”转瞬间便宣布幻灭,她只得像平常一样,别无选择地挂了马春霞医生的号——自从赵女士一家搬到附近的横七条后,铁营医院的儿科就只有马春霞一名医生。

穿过神经内科、肾内科诊室外的候诊人群,赵女士和儿子径直来到了儿科诊室,因前面无人候诊,儿子便成了第一个患者。与其他诊室外张贴的热烈的科室专家信息、技术气力介绍不同,儿科诊室不仅偏安一隅,而且诊室外也着实有些冷清,除一张预防手足口的宣扬海报外,再无其他讯息。

院方统计数据显示,逐日来医院看病的患儿不过20多人次。

铁营医院只是二级医院儿科“似有还无”的一个缩影。市卫生局统计数字显示,二级医院的儿科门诊大多比较惨淡,即使在春节长假前的救治淡季,与儿童医院和儿研所日均在4000和3000人次以上的门诊量相比,多数二级医院儿科的日门诊人次不足百人。

“儿科令”履行不顺畅

目前,在全市的83所二级以上综合医院中,共有12家二级医院未设儿科,23家二级医院唯一儿科门诊而无儿科病房。铁营医院就是23家医院之一。

去年9月24日,市卫生局一纸令下,要求全市二级及以上综合医院必须设立儿科,未设置儿科的16所二、三级综合医院应于今年年底前完成儿科设置工作。

但记者从多家二级医院了解到,但截至目前,各医院儿科的恢复多处于“未起步”状态。部份二级医院负责人乃至认为,市卫生局这类“一刀切”的政策,“有些不切实际”。

“零门诊”,1月30日,全市二级以上综合医院的儿科救治表中,包括鼓楼中医院、隆福医院、羊坊店医院医院在内的多家二级医院,当日儿科门诊均为零人次。羊坊店医院院长沈明表示,因周边医疗资源丰富,包括世纪坛医院、儿童医院等儿科均较强势,因此导致羊坊店医院的儿科门诊量逐日仅20人次上下。

“这种情况下,让所有二级医院都恢复儿科有意义么?”沈明反问。

“儿科的建设应当因地制宜”,沈明认为,此次恢复儿科的新政,不具有可操作性。在他看来,“儿科令”一方面未斟酌二级医院的发展定位和实际的接诊情况,而且二级医院的定位各不相同,“没进行可行性的调研,怎样知道儿科缺口有多大?”另一方面,恢复儿科需要人员编制、场地、资金作保证,但目前人事、财政、劳动保障等部门尚未有相干措施出台进行政策支持,必将致使新政实行力不足。

■记者调查

“儿科恢复令”遇冷背后,是本市二级医院儿科发展使人懊丧的现实。记者调查了解到,收益低、编制少、缺扶持、没人才,是二级医院儿科发展长时间踯躅不前的主因。

多因素致二级医院儿科“虚设”

>>收益低

“拖后腿”儿科被取消

铁营医院院长孙培云说,医院的儿科曾光辉过。2000年初,医院不但开设有儿科病房,儿科医生的数量也到达了历史高峰——共有9人。但好景不长,后来几年,逐日的儿科门诊量不过5六十人次,病房和人员长期处于闲置状态。

“实在扛不下去了”,谈及儿科的没落,孙培云连连叹息。她说,在当时二级医院整体运营情况不好、医疗服务由吃大锅饭向市场化转型的大环境下,效益低的儿科因各项排名在医院都属“老末”,日趋萎缩。

二级医院为何不重视儿科?部分二级医院院长表示,目前一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实行收支两条线,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已把其“包养”起来了,不用斟酌效益问题,但二级和三级综合医院仍需靠发展特点科室、提高科室的经济效益来保证和保持医院的发展。虽然政府每一年都会通过拨款等方式进行财政补偿,但每一年获得的财政补贴仅相当于二级医院运营经费的20%。

另外,与综合实力较强、不愁门诊量的三级医院不同,目前市场竞争剧烈、民营医院发展速度快、医疗格局构成多元化,二级公立医院更需要有针对性地发展特色科室,而儿科不论从整体收益还是从救治人次来说,“都属于‘拖后腿’的科室”。

>>编制少

医院发展不带儿科玩

除不盈利外,“雷打不动”的人员编制也是二级医院不愿建设儿科的缘由之一。

多家二级医院负责人表示,卫生部门规定的医院内的人员编制仍停留在20年前的水平,随着医院的发展,院内人员超编情况严重。为应对不断增长的救治人次,医院不得不雇用了大量合同制员工。

虽然二级医院都一心想要发展龙头科室,但因编制问题,院内专家梯队建设和特点学科的发展都已遭到制约,医院只能在老医生退休后,才能凭此空缺引进新的人才,“这样的话,编制还远远不够用呢,哪有工夫发展儿科啊”。

铁营医院院长孙培云坦言,在医院的下一步发展战略里,将在着力打造以神经康复为特色的区域医疗中心的同时,发展康复科、超声检查等和临床密切相干的科室,但儿科的发展还没有在计划当中。

“以我们目前1个儿科医生的情况来讲,想要在短时间内招兵买马,快速发展起来谈何容易”,孙培云表示,发展壮大儿科与扶持包括泌尿外科、神内科在内的优势且较为成熟的科室相比,无异于在一个楼房上加盖楼层和打地基的辨别。

>>没人才

或面临后继无人困局

与此同时,部分未开设儿科病房的医院虽然故意招兵买马、扩大儿科队伍,但过程其实不顺利。

作为本市12家既无儿科门诊也无儿科病房的医院之一,普仁医院此时显得有点着急,虽然已启动儿科建设的计划,但却面临无人可招的窘境。副院长曾文军表示,恢复儿科门诊是医院今年的工作重点,已计划先招聘2至3名儿科医生,但因目前儿科医生数量少,人员尚没法落实,“不行的话只能招应届毕业生,这意味着,3年内我们用不上人,由于毕业生都经过3年在外的住院医师培训”。

无独有偶,条件相对较好的三级医院也招不到人。去年,复兴医院本来计划建一个36张病床的儿科病房,包括新生儿和普儿,最少需要10个大夫, “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跑了全国好多地方,但都没有适合的人选,好不容易从郊区县挖到一个人,结果人家医院还不放”,复兴医院儿科主任云鹰一声叹息后说,病房不等人,新建儿科病房的计划只得泡了汤。

>>缺扶持

缺医少药是关键

上午10点,赵女士和儿子悻悻地走出了铁营医院,虽然开了感冒冲剂,但并没有其想要的“猴枣散”——具有活血化瘀、医治咳嗽功效的中药。

在业内人士看来,“缺医少药”是此次二级医院“儿科令”近乎流产的缘由之一。

云鹰指出,10年前,全国各地大医院的儿科发展就堕入萎缩状态,荣幸的是,现在这个问题已引发卫生部门重视,但医疗机构衡量各科室发展的“经济杠杆”还没有松动。她建议,政府的医疗政策应适当向儿科倾斜,包括增加人员编制、增加对2、三级综合医院的专项投入等。

但二级医院的儿科到底还有多远的路要走?院长们都说不清。

时尚感极强打针干细胞能延长衰老神经干细胞2021临床日本干细胞注射价格表活细胞注射多少钱
友情链接

打一针干细胞多少钱干细胞一般价格表中国批准的干细胞医院中国最大干细胞公司排名干细胞的作用和功效是什么干细胞的作用和功效中国七大干细胞库批准时间全能干细胞多能干细胞专能干细胞打干细胞针多少钱一支干细胞治哪150种病打完干细胞多久有效果干细胞注射安全吗北京301干细胞价格打干细胞价格干细胞价格干细胞价格表注射干细胞价格干细胞价格多少干细胞注射价格表干细胞的价格表自体干细胞移植需要多少钱